股票配资资讯www.0321666.com 天风固收: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首先,要求清退的高成本融资中涉及高票面债券以及高成本非标融资。

  如何看待清退高成本融资的合理性?

  其实江苏省各地级市对于平台的综合融资成本以及新增债务的融资成本一直有所要求,尤其对市级(区)平台更是有严格限定,此次江苏三个地级市发文进一步明确亦是重申政策诉求。

  毕竟,清退置换高成本融资确是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重要举措,如若落实,短期内确将缓解平台偿债压力。在当下一级发行利率水平创历史新低、再融资通道较为通畅以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背景下,融资主体抓住窗口期系统性拉长久期、降低负债成本确是合理的诉求和选择。

  但实务操作中清退高成本融资的可行性如何评估?后续又会带来哪些潜在问题?对城投定价又会产生哪些影响?

  理想情况下,按照降融资成本的逻辑,需要保障低成本的贷款以及债券的顺利发行从而借新还旧滚续,进而保障高成本债券以及非标融资顺利降成本。我们观察债券借新还旧以及银行贷款置换两个角度:

  从新发债券价和量两个角度来看:这三个地区融资主体抓住当下窗口通过发债对高成本融资进行滚续进而降低负债成本有其可行性,但未来也将面临着债券到期刚性滚续压力。此外也可以看到部分区县债券发行价格以及净融资仍表现不佳,降成本有一定难度。

  此外从银行贷款置换的角度来看:当下三地区域内银行在政策下发后,要求各支行联系统计区域内城投平台汇总相关债务数据,向省行汇报后,或会开始置换,银行置换滚续高成本融资有较强动力。但其中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首先对于没有纳入隐性债务的高成本非标融资,银行是无法用隐性债务置换的信贷口径批额度的,对此类债务商业银行多以审批发放流贷接续(项目贷因为需要对应项目,多针对在建的项目发放);其次对于纳入隐性债务的高成本融资,银行有单独的隐性债务置换信贷审批口径,但前提仍是需要原始债权人同意。

  进一步从逻辑上来评估清退置换的可行性,需要考虑到原始债权人:

  清退置换高成本融资都需要得到原始债权人的同意。对于公开市场债券持有人而言:提前偿还清退高票面债券需要召开持有人大会取得投资人同意,再考虑涉及到票面越过红线的债券发行人发新债成本优势并不明显,当下提前清退置换的可能性或较低;此外对于非标类高成本原始债权人,提前被清退意味着其资产和收益的损失,因此对于此类原始债权人来说,愿意接受被提前清退的较低,实务操作中或更多是到期后以低成本接续,但部分非标本身期限也不长,可能被低成本融资提前置换。

  与此同时,需要关注该事件对于城投定价的影响:

  严控区域内平台融资成本并清退高成本融资长期而言有助于缓解财政压力,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且对区域内平台(包括弱资质平台)信用资质有所改善。短期而言,市场存在对区域内平台融资规范和成本压降的利好预期,或会引导城投债估值有所下行,但可以看到,三个地级市内部分区级平台的新债发行利率仍较高,净融资信用传导仍受阻,置换高成本融资的可行性还需审慎评估,整体信用风险可控且有所收敛,但信用分化仍然存在,不建议过度下沉平台资质。

  近期,市场关注江苏部分地级市要求控制区域内平台债务融资成本,那么,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对城投定价又有何影响?

  要求被清退的高成本融资中是否涉及债券?

  首先,要求清退的高成本融资是否涉及债券?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可以看到,盐城市属平台中票面超过8%的债券有一只(盐城交通发的一只永续中票);而常州涉及到高成本融资的债券则较多,其中市本级平台城投债20只,区县级平台城投债共68只。

  债券以外,就是高成本非标融资,那么江苏省各地级市非标融资分别处于什么水平?对于盐城、泰州、常州在文件规定范围内的平台,又分别涉及哪些要求被清退高成本非标融资?

  要求被清退的高成本融资中涉及哪些非标?

  首先,我们来梳理下全国各区域内城投平台非标融资的情况,并聚焦江苏非标融资情况如何?

  全国分省份来看:

  (1)从非标融资绝对规模来看:江苏、四川、浙江整体非标融资规模最高(高于2000亿);贵州、天津、安徽、云南、湖北非标融资规模在1500-2000亿之间;湖南、山东、重庆非标融资规模在1000-1500亿之间。单看绝对规模并无法很好的刻画区域内平台融资结构,进一步看非标融资占有息债务比重。

  (2)从非标融资占比来看:贵州、云南非标融资占比超过了20%;安徽、吉林、河南、四川、山东、河北、青海非标融资占比亦较高(在10%-15%之间);天津、广西、山西、湖南、湖北、重庆、江西、陕西、甘肃等省份非标融资占比亦超过了10%。

  注:非标融资数据来源于城投平台2018年财务报表附注,具体为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其他应付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他流动负债、长期借款、长期应付款、其他非流动负债中的租赁、信托、资管等非标融资以及其他权益工具/实收资本中的明股实债加总得到;剔除掉财报附注中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等没有明细科目的平台后共1873家城投平台,数据或有一定的误差;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江苏省非标融资规模较高,但占有息债务比重较低,具体到省内各地级市来看:

  从非标融资占比来看,盐城、无锡、连云港(行情601008,诊股)非标融资占比高于10%;南通、泰州、扬州非标融资占比在7.5%-10%间;而苏州非标融资占比仅3.7%。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从江苏省内分区县来看,我们重点阐述盐城、泰州、常州几地市各区县非标融资情况:

  盐城各区县非标融资规模以及占比均较高:建湖县、射阳县、亭湖区非标融资占比均超过了20%;滨海县、大丰区、响水县、盐都区非标融资占比在18-20%之间,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盐城区县平台的融资压力和债务成本压力。

  泰州各区县中:泰兴市、高港区、海陵区非标融资占比均超过10%;姜堰区、靖江市非标融资较少。

  常州各区县中:金坛区和天宁区非标融资占比相对较高,分别为20.33%、11.48%;武进区、溧阳市非标融资占比相对较少,新北区和钟楼区并无非标融资。因此常州区属平台中需要清退的高成本融资大部分在金坛区和天宁区(其中尤其金坛区平台多,债务重)。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可以看到,此次明确严控融资成本、清退高成本融资的地级市均属于非标融资绝对规模较大且非标融资占比较高的区域。进一步来看,盐城、常州规定范围内平台要求被清退的的高成本非标融资具体有哪些?我们对此进行了梳理,以供市场参考:

  常州平台当中涉及政策要求清退的高成本非标融资较多的平台有:武进经发、金坛国发、常州城建、钟楼经投、钟楼新城;

  盐城平台当中涉及政策要求清退的高成本非标融资较多的平台主要是盐城国投,盐城城资和盐城东方涉及规模较小。

  注:银行贷款成本、债券融资成本以及非标融资成本是各家平台各类债务的加权平均融资成本(以单笔债务的存量规模为权重),具体债务明细由于报告篇幅所限并未列示。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清退高成本融资的合理性以及可行性?

  其实江苏省各地级市对于平台的综合融资成本以及新增债务的融资成本一直有所要求,尤其对市级(市辖区)平台更是有严格限定,此次江苏三个地级市发文进一步明确亦是重申政策诉求。

  毕竟,清退置换高成本融资确是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重要举措,如若落实,短期内确将缓解平台偿债压力。在当下一级发行利率水平创历史新低、再融资通道较为通畅以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背景下,融资主体抓住窗口期系统性拉长久期、降低负债成本确是合理的诉求和选择。

  但实务操作中清退高成本融资的可行性如何评估?后续又会带来哪些潜在问题?对城投定价又会产生哪些影响?

  理想情况下,按照降融资成本的逻辑,需要保障低成本的贷款以及债券的顺利发行从而借新还旧滚续,进而保障高成本债券以及非标融资顺利降成本。

  我们首先观察债券:

  目前债券借新还旧有两方面需要评估:一方面是当下发债价格是否能达到各区域融资成本控制的要求,我们梳理了盐城、泰州、常州三个区域2019年以来新发债券的情况。另一方面是量的角度,观察这些区域的净融资水平。

  从新发债券价的角度来看:

  2019年以来,常州、盐城、泰州市本级平台一级发行票面利率均可满足各地政策对于融资成本控制的要求,但部分区级平台(如常州金坛、盐城高新区、泰州海陵等)当下发债成本仍接近政策规定的红线,压降高成本融资存在困难。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从近两年这三个地级市债券净融资来看:常州、盐城、泰州区域内平台净融资有所改善,常州的区级平台净融资今年以来明显增长,但其市本级平台净融资却为负;而盐城的市本级平台净融资进一步改善,但区县平台却出现分化;泰州市本级以及市辖区/开发区平台净融资亦有所改善。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控制融资成本?

  综上从新发债券价和量两个角度来看:这三个地区融资主体抓住当下窗口通过发债对高成本融资进行滚续进而降低负债成本有其可行性,但未来也将面临着债券到期刚性滚续压力。此外也可以看到部分区县债券发行价格以及净融资仍表现不佳,降成本有一定难度。

  此外从银行贷款置换的角度来看:当下三地区域内银行在政策下发后,要求各支行联系统计区域内城投平台汇总相关债务数据,向省行汇报后,或会开始置换,银行置换滚续高成本融资有较强动力。但其中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首先对于没有纳入隐性债务的高成本非标融资,银行是无法用隐性债务置换的信贷口径批额度的,对此类债务商业银行多以审批发放流贷接续(项目贷因为需要对应项目,多针对在建的项目发放);其次对于纳入隐性债务的高成本融资,银行有单独的隐性债务置换信贷审批口径,但前提仍是需要原始债权人同意。

  进一步从逻辑上来评估清退置换的可行性,需要考虑到原始债权人:

  清退置换高成本融资都需要得到原始债权人的同意。对于公开市场债券持有人而言:提前偿还清退高票面债券需要召开持有人大会取得投资人同意,再考虑涉及到票面越过红线的债券发行人发新债成本优势并不明显,当下提前清退置换的可能性或较低;此外对于非标类高成本原始债权人,提前被清退意味着其资产和收益的损失,因此对于此类原始债权人来说,愿意接受被提前清退的较低,实务操作中或更多是到期后以低成本接续,但部分非标本身期限也不长,可能被低成本融资提前置换。

  与此同时,需要关注该事件对于城投定价的影响:

  严控区域内平台融资成本并清退高成本融资长期而言有助于缓解财政压力,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且对区域内平台(包括弱资质平台)信用资质有所改善。短期而言,市场存在对区域内平台融资规范和成本压降的利好预期,或会引导城投债估值有所下行,但可以看到,三个地级市内部分区级平台的新债发行利率仍较高,净融资信用传导仍受阻,置换高成本融资的可行性还需审慎评估,整体信用风险可控且有所收敛,但信用分化仍然存在,不建议过度下沉平台资质。

  小结

  首先,要求清退的高成本融资中涉及高票面债券以及高成本非标融资。

  如何看待清退高成本融资的合理性?

  其实江苏省各地级市对于平台的综合融资成本以及新增债务的融资成本一直有所要求,尤其对市级(市辖区)平台更是有严格限定,此次江苏三个地级市发文进一步明确亦是重申政策诉求。

  毕竟,清退置换高成本融资确是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重要举措,如若落实,短期内确将缓解平台偿债压力。在当下一级发行利率水平创历史新低、再融资通道较为通畅以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背景下,融资主体抓住窗口期系统性拉长久期、降低负债成本确是合理的诉求和选择。

  但实务操作中清退高成本融资的可行性如何评估?后续又会带来哪些潜在问题?对城投定价又会产生哪些影响?

  理想情况下,按照降融资成本的逻辑,需要保障低成本的贷款以及债券的顺利发行从而借新还旧滚续,进而保障高成本债券以及非标融资顺利降成本。我们观察债券借新还旧以及银行贷款置换两个角度:

  从新发债券价和量两个角度来看:这三个地区融资主体抓住当下窗口通过发债对高成本融资进行滚续进而降低负债成本有其可行性,但未来也将面临着债券到期刚性滚续压力。此外也可以看到部分区县债券发行价格以及净融资仍表现不佳,降成本有一定难度。

  此外从银行贷款置换的角度来看:当下三地区域内银行在政策下发后,要求各支行联系统计区域内城投平台汇总相关债务数据,向省行汇报后,或会开始置换,银行置换滚续高成本融资有较强动力。但其中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首先对于没有纳入隐性债务的高成本非标融资,银行是无法用隐性债务置换的信贷口径批额度的,对此类债务商业银行多以审批发放流贷接续(项目贷因为需要对应项目,多针对在建的项目发放);其次对于纳入隐性债务的高成本融资,银行有单独的隐性债务置换信贷审批口径,但前提仍是需要原始债权人同意。

  进一步从逻辑上来评估清退置换的可行性,需要考虑到原始债权人:

  清退置换高成本融资都需要得到原始债权人的同意。对于公开市场债券持有人而言:提前偿还清退高票面债券需要召开持有人大会取得投资人同意,再考虑涉及到票面越过红线的债券发行人发新债成本优势并不明显,当下提前清退置换的可能性或较低;此外对于非标类高成本原始债权人,提前被清退意味着其资产和收益的损失,因此对于此类原始债权人来说,愿意接受被提前清退的较低,实务操作中或更多是到期后以低成本接续,但部分非标本身期限也不长,可能被低成本融资提前置换。

  与此同时,需要关注该事件对于城投定价的影响:

  严控区域内平台融资成本并清退高成本融资长期而言有助于缓解财政压力,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且对区域内平台(包括弱资质平台)信用资质有所改善。短期而言,市场存在对区域内平台融资规范和成本压降的利好预期,或会引导城投债估值有所下行,但可以看到,三个地级市内部分区级平台的新债发行利率仍较高,净融资信用传导仍受阻,置换高成本融资的可行性还需审慎评估,整体信用风险可控且有所收敛,但信用分化仍然存在,不建议过度下沉平台资质。

  风险提示

  宏观经济、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城投信用风险事件超预期

格隆汇4月17日丨桂冠电力(600236,股吧)(600236.SH)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90.43亿元,同比减少4.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14亿元,同比下降11.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0.87亿元,同比下降9.38%;基本每股收益0.2682元,拟每10股派现金红利1.9元(含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54.19亿元,同比下降16.78%。

  来源:财华社

本报见习记者张晓玉